药企集采一年:恒瑞降价7成增长停滞,乐普季亏后半年利润增50%,股价腰斩成常态

药企集采一年:恒瑞降价7成增长停滞,乐普季亏后半年利润增50%,股价腰斩成常态

《药企集采一年:恒瑞降价7成增长停滞,乐普季亏后半年利润增50%,股价腰斩成常态》

日前,广东省发布《广东联盟清开灵等58个药品集团带量采购文件(征求意见稿)》,以岭药业的连花清瘟、步长制药的脑心通赫然在列,意味着集采的火正式烧到了中成药领域。

高值医用耗材“人工关节”集采同步开展,这次没有跳楼式大降价,平均降价82%。相比2020年冠状支架集采降价95%的惨烈,此次集采结果高于预期。骨科耗材上市公司微创医疗、威高骨科、爱康医疗、大博医疗股价纷纷大涨,大博医疗封死涨停,威高骨科涨19%。

2020年10月冠状支架的惨烈降价让医药集采出圈,此后一年,集采之火,由仿制药、高值耗材,蔓延至胰岛素、体外诊断试剂、中成药等领域。

经过一年时间,集采趋于理性和温和。以乐普医疗、恒瑞医药等为代表的企业,在经历集采重创后,逐渐摸索出应对之策。

然而市场仍然惶然,当集采趋于常态化,市场能否恢复如初?

冰与火:支架降价90%,乐普医疗季度亏损

2020年7月高值医用耗材集采政策发布前,乐普医疗在心血管这一细分领域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乐普医疗以冠状动脉支架起家。创业板上市之前,2008年冠脉支架的销售收入在其主营业务收入中占比86.55%,贡献95.49%的销售毛利。

由于产品过于集中,乐普医疗在上市后围绕心血管领域展开系列并购,业务范围逐步扩大至封堵器等心血管医疗器械、心血管药品、心血管医疗服务及健康管理等领域。2015-2019年5年时间,乐普医疗营收规模由27.69亿扩大至77.96亿,复合增速达30%。

心脏支架始终是传统优势领域。这5年间收入复合增速达21.6%,2019年支架系统的收入占比22.98%,毛利占比约25%。

自2005年推出第一代药物支架Partner,乐普医疗此后相继推出第二代药物支架GuReater和第三代药物支架Nano,2019年公司推出国内首款可降解支架NeoVas。第一代至第三代的三款支架终端价格在8000元至万元左右,NeoVas终端价则高达3万余元。凭借不同梯队产品,乐普医疗稳稳占据了心脏支架国内品牌市场的第一位。

心血管耗材往往有着超高毛利率,乐普医疗的支架系统毛利率稳定在78%左右。传统支架产品作为业绩支撑,新一代支架产品提供持续增长可能性,给予乐普医疗足够的想象空间。

然而,大白马还未腾飞就迎来了集采的重击。尽管高值耗材集采并非首次,力度却前所未有。

早在2019年,江苏省就曾试点高值医用耗材冠脉支架集采,乐普医疗的GuReater和Nano中标,降幅分别为65%和47%,但仍高于集采前的出厂价。

而在2020年11月的国家集采中,乐普医疗仅有GuReater一款产品参选,拟中选价格为645元/个,和最低挂网价8400元相比,价格降幅为92.32%,跌穿出厂价。

其他参选企业也打出了“骨折价”,平均降幅超90%。这对于乐普医疗未参选的同类产品而言一样是个坏消息。

冠脉支架市场几乎陷入寒冬。乐普医疗在2020年业绩预告中提及,由于经销商对集采的预期以及公司消化渠道的规划,四季度支架产品实现很少销售。同时,渠道中存在的已售但未植入支架,可能将通过退货或价格调整等方式予以处理,由此将形成大额损失计提。

2020年第四季度,乐普医疗净亏损1.71亿元。

2020年,乐普医疗的核心心血管介入产品实现营收11.13亿元,同比下降37.85%;毛利率为67.73%,较上年同期下滑10.33个百分点。其中,与集采相关的支架产品实现销售收入8.45亿元,同比降低38.5%。

2020年7月中旬至当年年底,乐普医疗股价下跌40%。

钝刀磨肉:集采两年平均降价73%,恒瑞增长停滞

如果说高值耗材的集采是一针见血,对于仿制药企业则好似钝刀子割肉,经过一两年的试水和磨合,利空彻底释放。

尽管被标榜为医药行业的研发一哥、创新药龙头,恒瑞医药不得不面临的现实是,直至2019年,公司绝大部分的营收还是来源于仿制药。

2018年12月,带量采购正式落地,国家医保局在北上广深等“4+7”城市对通过一致性评价的31种仿制药进行带量采购,药价平均降幅达到52%。恒瑞股价一度杀跌。尽管降价预期明确,但市场对于带量采购更乐意解读为快速放量的手段。

早期带量采购并不涉及恒瑞医药的核心产品,恒瑞医药业绩也未出现明显端倪。直至2020年以来国家和地方带量采购双线推进,第二、三、四、五批集采密集落地,触及恒瑞核心业务命脉。

2020年恒瑞医药实现营业收入277.35亿元,同比增长19.0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3.28亿元,同比增加18.78%。营收、净利润增速为近三年最低。

2021年上半年,恒瑞医药仅实现归母净利润26.68亿元,同比微增0.21%。自2000年上市以来,恒瑞医药只在2002年和2003年年中净利润出现负增长,之后一路高歌猛进。今年年中,恒瑞医药的净利润增速创下了2003年以来近18年的最低纪录。

恒瑞医药在2021年半年报中坦言,目前进入国家集中带量采购的仿制药共有28个品种,中选18个品种,中选价平均降幅72.6%,对公司业绩造成较大压力。

2020年11月开始执行的第三批集采涉及的非布司他、卡培他滨等6款药品,今年上半年销售收入环比下滑57%。

中标意味着“割肉”降价,失标则代表从市场端开始就出局了。今年6月第五批国家药品集采中,恒瑞医药共有6款产品中标,2款产品失标,公司重要产品碘克沙醇注射液意外落选。

碘克沙醇是恒瑞医药造影剂板块的核心品种。2020年,恒瑞医药的碘克沙醇注射液(100ml)在医疗机构的采购量达到364.55万支,中标价格区间为569.99-721元/支。

根据恒瑞医药公告,碘克沙醇和另一款未中标产品格隆溴铵注射液,2020年合计销售额为18.73亿元,占公司2020年度营业收入比例为6.75%。

此外,恒瑞多款产品均以全场最低价中标。拟中选结果显示,恒瑞医药的奥沙利铂中标价为91.8元,降幅近95%,报价仅为第二位齐鲁制药报价的46%。多西他赛的中标价为22.6元,降幅达降幅97%,报价依旧是齐鲁制药的一半。

2021年开年以来,恒瑞医药股价直线下滑。截至9月23日收盘,恒瑞医药报47.79元/股,总市值3057亿,较1月8日高点股价降幅达51%,市值蒸发2000余亿。

集采常态化,转型各显神通

集采“大刀”已从仿制药、高值耗材延伸至体外诊断、中成药等领域,纵观历次集采,对准的无一不是成熟的“红海”市场,存在充分的杀价空间。因而创新产品成为企业眼前最重要的应对之策。

2021年的半年报里,恒瑞医药罕见披露了自己的全部研发管线布局。

截至目前,恒瑞医药已有艾瑞昔布片、甲磺酸阿帕替尼片、硫培非格司亭注射液、马来酸吡咯替尼片、注射用卡瑞利珠单抗、注射用甲苯磺酸瑞马唑仑、氟唑帕利胶囊和海曲泊帕乙醇胺片等8款创新药获批上市。

今年上半年,恒瑞医药的创新药实现销售收入52.07亿元,同比增长43.8%,占整体销售收入的比重上升至39.15%。

恒瑞医药仍在继续加大研发投入。今年上半年,恒瑞医药累计研发投入25.8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8.48%,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的比重达到19.41%。

无独有偶,乐普医疗在2020年年报中大幅披露了近年来公司系列产品管线布局和创新进展。

随着公司介入无植入产品组合 (可降解支架、药物球囊、切割球囊)的陆续获批,乐普医疗寄希望于在2021年下半年介入无植入创新产品组合产生的营收占冠脉介入总营收提高至75%以上,从而基本弥补由于传统冠脉集采导致营收减少的影响。

2020年,乐普医疗的研发费用同比增长35.34%至7.36亿元,占总营收比例由7%提升至9.2%。2021年上半年,乐普医疗的研发费用支出为3.73亿元,同比增长26%。

根据乐普医疗2021年半年报,受冠脉支架集中带量采购影响,乐普医疗传统金属药物支架经营业务显著下降,但其介入无植入创新产品组合实现营收3.64亿元,同比暴增1951.55%。今年第二季度较第一季度环比增幅75.58%,二季度支架业务板块基本恢复到 2019年的正常水平。

2021上半年,乐普医疗实现营业收入65.21亿元,同比增长53.87%;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17.26亿元,同比增长51.34%。

单打独斗式地埋头研发毕竟风险难以预估,通过并购投资快速扩充产品线、抵抗盈利风险也成为企业的共同选择。

今年以来,恒瑞医药公开引入三款创新药。今年2月,恒瑞医药发布公告,与璎黎药业达成合作,将以2000万美元收购后者6.67%的股份,同时获得璎黎药业手上PI3Kδ抑制剂在中国地区的独家商业化权益。

在今年的8月27日和9月5日,恒瑞医药先是宣布1亿元入股大连万春,获得大连万春核心产品“普那布林”在中国的独家商业化权益;而后宣布与天广实达成合作,恒瑞向天广实股权投资3000万美元,获得天广实第三代CD20单抗MIL62在中国地区的独家商业化权益,同时双方将共同推动MIL62与恒瑞医药旗下产品联合用药。

这对于恒瑞医药而言极为罕见。据统计,2016年到2020年间,恒瑞医药公布过的引进项目只有4个。

并购对于乐普医疗来说算是轻车熟路。但这次乐普医疗将目标对准了齿科领域。此番操作引来了深交所的一纸关注函。

7月15日,乐普医疗宣布拟2.37亿元收购苏州博思美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思美”)68.43%股权。

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的公告中,乐普医疗表达了对于集采常态化的顾虑。乐普医疗称,考虑到目前公司心血管类仿制药和器械有部分进入集采范围,且未来集采在医保控费的大背景下,可能成为常态。为保障业绩增长持续性,公司拟定了“创新、服务(消费)、国际化的战略方向,以此应对集采冲击。

通过控股博思美进入口腔正畸领域,是公司积极拓展医疗消费领域的战略性投资,从而充实消费医疗产品线。目前,乐普医疗正在整体布局齿科行业,通过并购进入齿科正畸矫治器、数字化与专业3D扫描(口内扫描)领域,并自主研发种植牙,从而扩大产品覆盖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面对国内市场的血战,国际化成为了企业“逃离”集采的共同口号。但面对医药先进技术长期领先的欧美市场,国际化并非易事。

2020年恒瑞医药国外市场收入仅有7.58亿元,占比不足3%。相比之下,从事医疗器械行业的乐普医疗前景更为乐观,2020年国外市场营收占比达到19.18%。

无论是创新、并购、国际化,对于正面集采冲击的企业而言都不可避免的需经历一场阵痛,转型非一日之功,成果也需要静待时间的检验。

日前人工关节集采释放出温和信号,医药集采虽逐渐常态化,也更趋于理性和正常。当市场对于集采不再惶然,企业们的利空才真正兑尽。挤尽水分后,才是国内医药企业成长成熟的开始。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关于”药企集采一年:恒瑞降价7成增长停滞,乐普季亏后半年利润增50%,股价腰斩成常态”的相关文章,感谢读者的耐心阅读,觉得不错动动小手收藏转发吧!想了解更多相关新闻敬请关注小柚财经!
文章标题:药企集采一年:恒瑞降价7成增长停滞,乐普季亏后半年利润增50%,股价腰斩成常态
文章链接 http://www.ebioe.com/index.php/2021/09/24/12480/
小编申明:本站所提供文章资讯,均由互联网整理。

点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