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日本人的天才设想,“毁”了亚洲两代人

一个日本人的天才设想,“毁”了亚洲两代人

前阵子,抖音出手封了一个叫“风小逸”的账号。

很多人觉得这哥们也挺冤,他既不是劣迹艺人、也没干过啥惊天动地的坏事,不过就是吃个桃子、拍个视频,刚火没多久就被全网封禁了…..

咋吃的呢?看视频就知道了。

啥感觉呢?

用著名硬汉演员吴京同志的话来说——“现在中国荧幕上男性形象柔柔弱弱的,阳刚之气的几乎没有”。

尤其是在综艺和选秀跟流量携手之后,偶像、饭圈差一点就被玩成了“贬义词”,别说改变审美了、就连性别区分都快全盘推翻了,就差跟美国白左一样搞出五十八种性别。

按马未都先生的分类,审美有四个层次:艳俗、含蓄、矫情、病态。病态美层级最高,比如中国古人们喜欢的缠足、病梅,老外们喜欢的芭蕾、束腰等等都属此类。

但搞到后来都成了产业,清代龚自珍讲,“以夭梅病梅为业以求钱也”就是这个意思,现如今也盛行过一段时间的不可言说的中性审美,但从小鲜肉不断崛起、再到饭圈极端化,很多事情逐渐偏离了正常的发展轨道,一度搞的大家都有点迷失,难道真是少年娘则国强?

逼得没办法了,最后只能纠偏。

前阵子,广电总局也发了个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的通知,明确提出坚决抵制泛娱乐化,树立正确审美导向、杜绝“娘.炮”等畸形审美,抵制低俗网红、无底线审丑等等。

尽管很多人为此拍手称快,但咱们不得不承认的是,这可能也是社会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一遭。

为啥这么说呢?

其实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时候,各个国家尊崇的偶像都是铁打的硬汉。

像前苏联推出来的一水是战功赫赫的战斗英雄;美国人打硬仗差点意思,所以干脆虚构了个战无不胜的美国队长;就连战败国日本,爆火的也都是高仓健一类的昭和男儿。

《一个日本人的天才设想,“毁”了亚洲两代人》

就一个字——硬!

不过在那个硬汉遍地的时代,有个叫约翰尼·喜多川的日本人却看到了点不一样的东西。

《一个日本人的天才设想,“毁”了亚洲两代人》

听名字也知道,这是个出生在美国的日裔。他的父亲是真言宗美国分会的负责人,手底下管着一个大庙、偶尔还承接一些来美表演的日本艺人,所以喜多川也跟着受了不少熏陶,尤其对又唱又跳的秀场模式很感兴趣。

按照他的理解,传统硬汉在战后的经济复苏里没啥市场,人类王朝的繁荣时期都一样,流行的是唱跳、歌舞一类的“靡靡之音”。

说起来,这个想法不算空穴来风。

当时,日本有个叫Funkies的男性组合偶然爆火。与过去的偶像不同的是,这里面清一色是柔美亲切的年轻小伙,一时间把全日本的大姑娘小媳妇都迷得不行,说是潘安再世也不算夸张。

喜多川一看就知道这事有戏,赶忙就把自己手底下的棒球队改成了男子组合。

1962年的4月份,4个年轻男孩组成了名为“JOHNNYS”的初代团体,一改往日偶像刻板的严肃形象,用又唱又跳的轻快表演俘获了台下的所有观众。

眼看着自己的天才设想成了现实,备受鼓舞的喜多川顺势成立了杰尼斯事务所,专门搞起了偶像艺人团体的经纪工作。

《一个日本人的天才设想,“毁”了亚洲两代人》

(据说是杰尼斯初代男团之一 Philips )

在随后的十几年里,杰尼斯事务所陆陆续续推出了Four Leaves、乡广美、田野近、涩柿子队、少年队、光GENJI等不少知名男团,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偶像时代。

等到八十年代,光唱和跳又不行了。

为啥呢?因为电视机开始走进千家万户了啊!

以往大伙就是攒钱买票、去舞台下面看一两眼,时间短、内容少,所以偶像团体要做的就是把基本功练好,顺便再琢磨点前后空翻之类的杂技动作。

可自从有了电视机之后,吃瓜群众们对节目时长的需求那是与日俱增。做饭的时候看、吃饭的时候看、就连上厕所的功夫也想看,咋办呢?

杰尼斯想到了九个字——拍日常、搞综艺、接地气。

正是借着这个机会,及时转型的杰尼斯事务所掌握了新的财富密码。

伴随着八十年代日本的经济腾飞,杰尼斯接连推出了SMAP、TOKIO、KinKi Kids、岚、泷与翼、KAT-TUN、Hey! Say! JUMP等组合,搞起了打造男团的工业流水线模式,效果很好。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还创造性地琢磨出来一个人才培养的“练习生模式”。

咱们都知道娱乐圈有星探的说法,这群慧眼如炬的伯乐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满大街搭讪姑娘和小伙子,把他们拉到片场再想办法捧红。

不过这个过程太随机、太不可控了,于是喜多川干脆就拉了一票小男生从头开始培养。像什么唱歌、跳舞都是基本功,出道前还得在前辈的表演里当背景、伴舞等等,努力那是必须的。

据说,杰尼斯旗下艺人不仅不能卖男友人设、也不让说暧昧情话,必须凭借货真价实的实力去赢得粉丝,用喜多川自己的话来讲——

“我们的职业就是创造使观众满意的作品,这是必须做到的,每个人都抱着这样信念,即便是1分钟也不能浪费。”

这种近乎苛刻的控制,也延伸到了事务所的运营之中。

作为杰尼斯事务所旗下的艺人,原则上是没有婚姻方面的自主权的,甚至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不能拥有自己的社交网络账号,跟粉丝沟通要在事务所的官方网站上。

除此之外,事务所对艺人肖像权的控制也十分严苛。相较于中韩偶像的肆意,人家基本是没啥生图和街拍流出,更是不允许被媒体发照片到网上,最夸张的时候连宣传海报上都没真人。

简而言之,杰尼斯包揽了旗下艺人从培训到出道、从演出到作品再到粉圈的每个步骤,加上事务所的法务也足够给力,各种产权那是相当明晰,就算与版权战神迪斯尼相比也不遑多让。

凭借着武装到牙齿的完整偶像产业链,事务所最终被打造成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其在偶像构建方面的思路和模式也影响了亚洲整整两代人。

《一个日本人的天才设想,“毁”了亚洲两代人》

不过在一众颂扬声中,也夹杂着一些负面的新闻。

比如日本的《周刊文春》就先后两次报道过喜多川或涉性骚扰、以及对旗下少年性侵的传闻,为此杰尼斯还跟杂志打了整整两年的官司,最终被东京法官认定为性骚扰成立。

《一个日本人的天才设想,“毁”了亚洲两代人》

(当时的报道截图)

除此之外,还有人煞有介事地谈起了他跟CIA之间的关系。

按照这部分人的推演,喜多川出生在美国、后来又住到了驻日美军基地边上,这已经够可疑了;关键他还带头搞起了偶像男团,公然宣传“娘.炮文化”,这不就是所谓的“去雄化战略”么?

无独有偶,二战后美国有个叫乔治·坎南的人就提出要从思想、舆论上控制日本,也就是所谓的用奶头乐洗脑、最终达到阉割民族性的目的。

看到这,是不是觉得有点细思恐极了?

抛开没头没尾的阴谋论不谈,喜多川的确称得上是“亚洲偶像文化”第一人。

二十世纪后期,经济繁荣了,那娱乐生活就不能像过去那样对付了事了。尤其是在生产力不断进步的前提下,妇女深度参与社会生产、社会地位不断提高,偏柔和的审美倾向也随之崛起,这在历史上相当常见。

以文化比较贫瘠、连历史和典故都靠抢的韩国为例,他们就对此视若珍宝。

不过由于本土市场体量较小,韩国人更专注于对外输出。其中李秀满和他的SM就是最佳代表,他们不仅把练习生和男团模式发扬光大,还搞出了轻技术重颜值的“韩流”、甚至反压日本一头。

《一个日本人的天才设想,“毁”了亚洲两代人》

后来,台湾省也有样学样地搞了起来,比如小虎队,就是照着杰尼斯事务所的少年队搞出来的,到了最后,内地娱乐圈又接过了最后一棒,开启了真正的潘多拉魔盒。

有的人就奇怪了,既然日韩、中国台湾和内地都先后兴起了类似的偶像文化,为啥唯独中国香港是个例外呢?这其实很好理解。

一来,香港娱乐圈是邵氏的主场;二来,当时港圈武侠盛行,更培育出了以成龙为代表的一大堆巨星,对外输出还不够呢,实在是容不得过江龙放肆。

不过,这些俗世的纷纷扰扰已经传不到当事人的耳中了。

2019年7月9日,一手缔造了诸多知名偶像团体的约翰尼·喜多川因病逝世,享年87岁。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关于”一个日本人的天才设想,“毁”了亚洲两代人”的相关文章,感谢读者的耐心阅读,觉得不错动动小手收藏转发吧!想了解更多相关新闻敬请关注小柚财经!
文章标题:一个日本人的天才设想,“毁”了亚洲两代人
文章链接 http://www.ebioe.com/index.php/2021/09/09/12289/
小编申明:本站所提供文章资讯,均由互联网整理。

点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