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信息】比特币秘史:多利安·中本是如何变成中本聪的?

2014年3月6日当天,大批记者带着长枪短炮涌到洛杉矶郊区坦普尔市一座私人别墅前,将名为Dorian Satoshi Nakamoto的花甲老人堵在了门外,追问其是否比特币的发明者中本聪本人。面对记者突如其来的到访,这位老人家第一时间选择了报警。

《【区块链信息】比特币秘史:多利安·中本是如何变成中本聪的?》

这条新闻瞬间炸开了锅,《新闻周刊》记者Leah McGrath Goodman在报道中列出的身份证据引起了社区以及外界的广泛关注。他扬言,无论是多利安·中本这个名字,还是他的职业经历,都有着与中本聪贴合的地方。

根据美国洛杉矶地方法院1973年的档案显示,多利安·中本聪23岁从加州州立理工大学毕业时,将自己的名字改为Dorian Prentice Satoshi Nakamoto。但在过去四十年里他没有使用过“聪”这个名字,而是将Dorian S. Nakamoto作为签名;并先后在美国机密国防项目以及技术和金融信息服务公司任职计算机工程师。最后经历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两次裁员过后,多利安·中本成为了一名自由主义者。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报道里关于中本聪回话的引述,“我已经不再参与它了,不能讨论它,它已经被转交给其他人,他们现在在负责,我已经没有任何联系”,更加给人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区块链信息】比特币秘史:多利安·中本是如何变成中本聪的?》

当年《新闻周刊》对Dorian Nakamoto的报道

不过比特币社区内大部分人对Leah的报道持怀疑态度,认为其所有证据都是间接的,毫无说服力。再加上,让大家相信一个极度注重个人隐私且极力掩饰自己身份的人会使用真名进行交流,也很难。而很快地,多利安·中本也站出来否认了这一切;他在声明中表示,《新闻周刊》的报道有误,他没有创造或者发明比特币,也没有以其他方式参与比特币的工作;甚至在记者联系他儿子之后,他才第一次听说Bitocin这个词语。另外他的编程能力也不足以支持其发明比特币系统,“我没有密码学、P2P系统或者是替代货币方面的专业知识,也没有从事过相关领域的工作”。

同时Dorian Nakamoto还在这份律师声明中描述了自己当时惨淡的生活以及健康状况,“我已经10年找不到一份稳定的工程师或者程序员工作了……我现在正从2012年10月份的前列腺手术和2013年10月的中风中恢复过来”。他不希望自己平静的生活受到打扰,新闻的报道已经令他和93岁的母亲、兄弟姐妹以及他们的家人感到慌张失措和强大的压力。

《【区块链信息】比特币秘史:多利安·中本是如何变成中本聪的?》

Blockchain.info首席安全官Andreas Antonopoulos为多利安·中本发起募捐的地址

或许是这份声明并没有打消部分媒体的好奇之心,这件事情过去一年多后,Dorian的门铃下依旧贴着一张写有“律师与记者禁止拜访”的便签。虽然过多的关注给Dorian带来了长期的困扰,但是也给他当时略显狼狈的生活带去了不一样的转机。

《【区块链信息】比特币秘史:多利安·中本是如何变成中本聪的?》

2017年中本聪在Bitconf上接受记者采访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