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比特币发行演变 公平分配机制是否遥不可及?

《反思比特币发行演变 公平分配机制是否遥不可及?》

“在如何分配资产方面,特别是分配代币,我们从每个项目中都可以学到一些经验。”

各方就公平继续展开辩论,但通常会得出相同的结论,即公平须涵盖每一个与特定系统相关的潜在个体。在宏观层面上,指的是社会的每一个成员,在微观层面上,指的是在某种程度上与加密货币有牵扯的人。

《反思比特币发行演变 公平分配机制是否遥不可及?》

什么是公平发行?

公平发行一直被誉为加密货币的圣杯。问题是,我们目前处于这样一个时代:资产在上市前被荒谬估值,出售甚至是未被出售的资产都被投机处理,那么发行怎么可能做到公平呢?

各方就公平继续展开辩论,但通常会得出相同的结论,即公平须涵盖每一个与特定系统相关的潜在个体。在宏观层面上,指的是社会的每一个成员,在微观层面上,指的是在某种程度上与加密货币有牵扯的人。在比特币出现之前,没有任何一种形式的加密货币(正如我们今天所知道的那样)牵涉到个体子集(subset)。但事实上,该个体子集已经建立。

《反思比特币发行演变 公平分配机制是否遥不可及?》

今年早些时候Arjun Balaji和Hasu的一篇文章,将公平发行定义为一种价格发现和价格平等的长期发行机制,无折扣。对他们来说,EOS是最公平的ICO形式之一,因为它的拍卖机制能够有效地发现价格。他们在此主题上采用了更轻松的视角,而非绝对主义,并提供了一个发行与股价的对比轴来证明他们的观点。

就我而言,公平意味着有多少人可参与代币或资产的发行,这意味着需要对分配进行分析。对于传统的交换媒介MOE,这可以是持有资产的地址数量,而在验证网络中,这可以是分布和主动参与的组合。对于分配研究,该领域主要用基尼系数衡量一个系统是否“去中心化”,实质指的是其分配。

在我看来,重构比特币发行几乎是不可能的,但为了尽可能接近公平发行,而采取一些有意义的措施。在考虑加密货币时,除了估值模型和市场之外,其中一个主要争论点是分配,它与资产本身的发行密不可分。

《反思比特币发行演变 公平分配机制是否遥不可及?》

比特币的发行模式

公平发行的第一次迭代来自于2009年比特币的发行。在该网络上线前两个月,没有任何预挖矿,但更重要的是,该资产没有附加的外部价值。在反思比特币发行时,通常会拿“2万美元”高点作比较,这对任何反思比特币的研究都不利。

中本聪怎么会不断囤积这么多比特币?

比特币的早期使用者像小偷一样!

产生这种想法的问题在于,在2010年那笔披萨交易发生之前,比特币一直都不存在传统意义上的“价值”。在那之前,它只是一群密码朋克的业余爱好,他们只是把当时是电子数字,后来变成数字黄金的比特币来回发送。比特币的用户都不知道比特币的估值(或最终被归类为“资产”)会发生什么变化,也不知道比特币的价格会以多快的速度达到目前的水平。

Dan Held在解释这个话题的文章中说得很好:

中本聪与大多数普通人一样,并不是一个完美无瑕的人。鉴于所构建的东西、时机及受众人群,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公平分配。将中本聪早期亏本的比特币挖矿与具有正市值(或预期正市值)的ICO预挖矿进行比较,这在理智上是一种欺骗。

《反思比特币发行演变 公平分配机制是否遥不可及?》

与历史上的其他创始人不同,中本聪从未兑现过。

在比特币作为一种交换和价值储存媒介的情况下,持有比特币的人越多,这种分配就越有意义。因为个人拥有比特币的数量与他或其团队是否有能力维护网络安全无关,所以持有比特币的人越多越好。在比特币的不同价格周期中,发行较久的比特币通过出售分配给新人,不仅有效扩大了资产分配的持有者数量,还帮助资产进行不断流通(如Dhruv Bansal分析所示)。

人们一直试图重构比特币的公平发行,如Ravencoin和Grin等项目,都是基本的PoW网络,没有基础单价。然而,与比特币完美无暇的概念不同,每一种情况都可能包含偏见,从而给予了它们一个隐含的估值。Ravencoin于2018年1月3日推出,获得Overstock旗下Medici Ventures的早期投资。【注:MediciVentures 是一家由美国电商平台Overstock成立的区块链加速器平台。】直到今天,核心开发人员仍然与Medici保持联系,Overstock投资Ravencoin“数百万美元”的资金,这会是有意义的关联。像比特币这样没有隐含估值的发行,除非网络在创世区块之后由志愿开发来引导,否则是困难极大。

另一方面,Grin则略有不同,因为隐含估值与核心开发没有直接联系,而是与别有用心的外部人士相关。核心开发团队仍保持独立,但此次发行非常引人注目,有传言称将有市值超过1亿美元的SPV来挖矿。除了这些SPV之外,还可能会有投资者进行推广和倡议,目的是炒作周期,并在仅与网络相关的哈希算力推出时提供隐含“估值”。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分配变得越来越有意义,因为原始矿工很快会成为卖家,支付间接成本。

《反思比特币发行演变 公平分配机制是否遥不可及?》

在比特币常常受到隐含估值和信息不对称的困扰之后(尽管这两种情况并不是该资产发行人的本意),“公平”发行尝试推出。尽管隐含估值和信息不对称受到了指责,但至少2018年和2019年的发行尝试提供尽可能公平的条件。此阶段,投机活动猖獗,代币发行估值过高。

比特币发行如同一场自然而然的大众聚会,Grin和Ravencoin的发行像是被推广的公众聚会,ICO则像高端会议和俱乐部。在大众聚会中,人人平等;在推广聚会中,推广人员通常是聚会的主导者;而在ICO会议中,则由高谈阔论和大嗓门者掌控全场。

《反思比特币发行演变 公平分配机制是否遥不可及?》

代币空投方式

简要介绍一下诸如空投之类的分配机制,这是重点。空投通常向广泛的个体分配代币,以传播对资产的认识。在2017年的ICO热潮中,空投作为一种营销手段变得越来越普遍,目的是使更多的人对其项目感兴趣。它们还使外部私下交易的个人能够获得一些代币。相关例子有Polymath的250枚代币空投和OmiseGo空投给以太坊持有者。一些项目甚至让追随者为空投工作,例如Quantstamp的“门户网站关注证明”以及Mainframe的“用心证明”。

项目代币销售并不是优先通过空投来分配代币,而Stellar和Decred等项目都是从空投开始的,并没有销售代币。【注:Stellar确实给了Stripe 20亿lumen以换取3M美元,Stripe则将净利润返还给他们的基金会。】

然而,没有任何附加意义的空投更像是一扇旋转门(兜了一圈就出来),并不是有效用户的获取方法。作为人类,我们追求最少工作量可以获取最多价值,而大多数空投只需注册,不需要任何有意义的贡献或工作。用户只需做最少量的工作(注册),就能获得代币,然后在公开市场上卖掉它们,就再也不会回来这个项目了。

《反思比特币发行演变 公平分配机制是否遥不可及?》

《反思比特币发行演变 公平分配机制是否遥不可及?》

空投留下来的动机是什么?

很少有人能真正了解到关于该项目最具价值性的东西,并执行必要步骤来获取所需空投,然后再开始做有意义的任务。Polymath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用户只需注册就可以得到价值将近250美元的代币,而代币只是一种基本的支付代币,有没有用处值得怀疑。还有多少用户还记得Polymath?也许不记得这个项目名了,但他们一定记得曾获得过250美元的收益,却对项目的复杂性和内在价值毫无印象。

《反思比特币发行演变 公平分配机制是否遥不可及?》

探索性案例介绍

项目手工选择百分比和接收机构,销售预挖矿代币的本质与公平发行方式相去甚远。Grin的SPV示范就是第三方的集体协作,目的是在其代币发行时使用网络。EOS在较长发行周期和价格发现方面做了很大的尝试,但仍自行设定参与门槛,甚至有权将自己的资金循环用于出售。尽管如此,代币项目仍可做一些有意义的尝试,比如将代币交到那些既能为项目做贡献又能帮助其发展的人手中。

以下就是一些项目的范例,它们试图将代币交到有意义的参与者手中,并试图避免纯粹的投机行为,将出售作为分配资产的主要手段。

一、Numerai

Numerai于2017年6月在以太坊主网上正式推出了Numeraire。那次发布中,120万代币被分配给1.9万名数据科学家(代币潜在用户)。因为该应用程序涉及ML模型的构建,以便预测金融市场如何运作。Numerai在“Numeraire”发布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并拥有一群对该平台感兴趣的数据科学家。Numerai不选择众筹,而是向潜在用户分配代币,这是代币在其分配过程中具有意义的一个重要标志。

如前所述,没有代币可以做到“公平”发行,因为通常存在一个中心化发行方和附加到资产上的数字。代币由中心方铸造,通常给出一个估值,然后在网络中的利益相关者(包括投资者、团队和“社区”)之间分配,我对“社区”使用双引号,是因为社区通常对集体共享感兴趣,并不是意图在公开市场上出售免费代币的纯粹投机者。然而,只是因为代币不能模仿比特币的完美概念并接近于工作量证明的创世区块发行,发行方至少可以将资产分配给有意义的各方,并为发行方平台或生态系统中的所有相关用户提供机会。

当Numerai推出,数据科学家能够通过为系统提供最佳模型来赢得比特币,而不会产生任何风险。然而,随着代币的引入,数据科学家有了更多的参与选项,如果他们的预测不佳,就会失去一些东西,因为糟糕的模型会破坏NMR。为了正确参与,NMR充当一种带有“值”的信任机制。

将NMR代币分发给已使用该平台的科学家,是一个很好的方式,击败了最初的猜疑,创造了一个关于如何正确使用代币的信息循环,并使其成为一种具有普遍意义的分配模式。

在初始分配后,Numerai也继续向相关各方分配代币。2018年3月,Numerai宣布向Kaggle的用户赠送价值100万美元的代币,以扩大自己的用户群。分配代币之时,Kaggle刚被谷歌收购,有超过一百万的数据科学家使用该平台。给予这些科学家资产,也是另一种有意义的分配。

这种初始分配方式使得NMR成为范围最广的代币之一,NMR数量也随之增加。随着Numerai向Erasure数据市场的创建迈进,该项目计划将供应量减半,并将剩余代币资产分配给必须的利益相关者。考虑到他们已经建立起了社区,并使用代币进行了有意义的活动,引导市场可能会更容易一些,因为使用与投机是一致的。

公平发行?一个不错的机会。有意义的分配?项目团队的愿景非常有意义【注:在本文撰写期间,Numerai从其财库基金会向大型投资者出售了价值1,100万美元的代币。】

二、Handshake

Handshake的目标是用去中心化系统取代传统的证书颁发机构(实体可颁发信任证书以表示网上合法身份)。由于Handshake仍处于开发阶段(与Numerai现有平台不同),它采用了另一种方法来发行其代币。

创世区块发布时,Handshake的代币流通量将为13.6亿个。然而,这部分资产中有77.5%将分配给贡献者和开源开发者。7.5%被分配给项目的直接贡献者,与Numerai使用的方式类似。但是,大多数代币(70%)将被分配给广泛的开源社区,如GitHub FOSS贡献者,超过六个月的freenode帐户用户以及PGP Web of Trust成员(约6万名),还有那些长期以来做出的贡献的人。在此之后,具备资格的人可参与申请流程。

事实上,Handshake获得了1,020万美元即7.5%的早期投资,其协议估值为1.36亿美元。可惜的是,比特币的“完美概念”仍无法在其例子中实现,但他们将77.5%的代币分配给努力的贡献者和开发者,展示了包容性。然而,这一切都变得越来越混乱,因为Handshake的初衷不是锁定代币以进行验证的一种形式,而是购买Handshake网名的权利方式。

这样是公平分配吗?比大多数发行更公平。它有意义吗?7.5%的分配率,但是,我还会假定大多数接收方会选择在分配代币时立即卖出。

三、Livepeer

Livepeer是一种p2p视频转码服务协议,旨在“使开发人员能够向其产品添加实时或点播视频。”网络上的节点负责锁定LPT以便为网络提供服务,然后依照转码服务的需求为已完成工作支付报酬。

Livepeer的“Merkle Mine”技术将63%的代币供应量(1千万LPT)发放给以太网钱包持有者,这些钱包持有者在快照时(snapshot)至少要有0.1个ETH持有者必须出示一份证明,证明他们的钱包与LPT相关联,证明时限为86天。未被用户证明的代币最终会被汇集起来,分配给为当下活跃参与的“矿工”。这种方式能够对潜在网络工作者(网络中具有技术敏锐度的转码员)进行身份识别,并允许他们来完成该任务。

一位密友Viktor Bunin发文指出,代币分配实际上是相当中心化,并提出质疑,800名merkle矿工中是否有人会从投机分子转为真实价值的译码员?其中一名顶尖merkle矿工最终获得了LPT供应量的19.06%,并且可能由于信息不对称而成为内部人员,并对系统造成沉重打击。

LPT供应量的剩余部分分配给团队(12.35%)和投资者(19%),最终将用于转码或委托给转码员(15个活跃节点)。LPT还有目标参与率,将参与率门槛设置为正在使用或委托代币的必要百分比,可能存在LPT代币供应持续通胀的风险。

这样是公平分配吗?这是一个向活跃以太坊用户开放分配的很好尝试。它有意义吗?这令人质疑。它具有创新性吗?这是当然。

《反思比特币发行演变 公平分配机制是否遥不可及?》

《反思比特币发行演变 公平分配机制是否遥不可及?》

如何创建有意义的代币分配机制?

我认为在如何分配资产方面,特别是分配代币,从每个项目中都可以学到一些经验。虽然其中许多这些项目尚未成功完成其最初任务,或者正在朝着这个目标努力,但是我们仍然可以学习他们的方法。

建立有意义的用户群,并奖励现有用户

Numerai构建了最初的产品,拥有了一定用户群,然后向此用户群分配代币。考虑到激励措施已调整且有明确目标,这使得代币使用更加广泛。

追求增值服务并尝试抓取用户

Numerai送给Kaggle用户的礼物,使得外部人士可了解到Numerai这样的平台是如何运作。带上知名度的经济激励是十分强有力的。

空投一定要有意义

Handshake向开源开发社区的空投并不是随机的,那是一种吸引潜在开发人员参与项目的方式。

他们愿意为之效劳

Livepeer模型涉及到Merkle Mine技术,需要与网络进行交互工作。与Merkle Mine类似的技术也可能是一种方法,在协议生效时,区分纯粹投机者与懂得与网络交互工作的人。

少卖,多配送

出售大部分代币是鼓励投机,传递出的信号是并不是有意义的使用。它还可能将许多希望参与生态系统的用户排除在外,比如那些没有投资渠道的参与者。投机在某种程度上是可取的,但实现有意义的使用以及有效的价值捕获的手段则是构建一种代币的发行模式。

点赞